叙卡托维兹战后分4000亿大单,阿萨德宗族与阿拉维派的小金库

图片 6

原标题:叙利亚战后分4000亿大单,两个大国赚翻了,美国被彻底踢开!

问:叙利亚内战会如何收场?

问:叙利亚打仗打了那么多年,半个国家都要打没了,军费是哪里来的?

叙利亚自2011年爆发内战至今,经过近7年多浴血奋战,终于看到真正的和平曙光!在叙俄联军即将对叛军发动最后一战之际,叙利亚官方9月7日首次公开表示,该国战后重建将优先选择两大“值得依靠”的朋友:俄罗斯和伊朗。据美国《国际生活》杂志报道,叙利亚外交部长穆阿利姆还强调,叙利亚的朋友,比如东方大国、印度、马来西亚、巴西和南非等,也有能力参与重建工作。

图片 1

图片 2

至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穆阿利姆坚决表示:“他们的一分钱我们都不会要!”统计显示,叙利亚完成全部重建需要投入的资金将超过4000亿美元。

这块曾经盛产玫瑰油,被称为称“苏里斯顿”(玫瑰的土地)的国家,叙利亚是一个幸运的国家,巴沙尔也是一个幸运的总统。当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之火烧的是如此猛烈,在内战中巴沙尔政权也接近被毁灭,但最终这些都平稳度过了,阿萨德政权依旧掌握着叙利亚。

叙利亚内战已经进行7年,造成了500万人流亡国外,600万人在国内流亡,人口总量从2200万下降到了1800万。除首都大马士革等极少数城市,绝大部分城市已经打成废墟。在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前,叙利亚还能够通过出口棉花、小麦、大麦等农产品,石油、天然气、磷酸盐等自然资源,纺织品、化工产品、皮革等工业产品,赚取外汇。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叙利亚所有对外贸易全部中断。也就是说,2011年至今,叙利亚政府的收入基本等于零。

图片 3

对比之前的萨达姆和卡扎菲等人,巴沙尔老弟幸运的不是一点。如今的叙利亚虽然没有彻底平稳下来,但总的来说大局已定,反对派叛军也再也没有能够和政府军对抗的实力。在叙利亚,哪些地盘属于政府的,哪些属于美国的,哪些属于库尔德人的,也是比较清楚的。唯一将来可能出现的最大变数,估计就是现在还在叛军手中伊德利卜省。

阿萨德

叙利亚战后满目疮痍。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叙利亚政府军几乎无力应对背后有美国等西方势力支持的反对派武装。短短过去几年时间,政府军便已经被打的溃不成军,最差时候仅仅控制着全国不到百分之十的领土,甚至连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也被叛军围了起来。危机时刻,巴沙尔向老朋友俄罗斯求救,兄弟有难怎么有不帮助的道理,俄罗斯二话不说直接开进叙利亚,帮助叙利亚政府军作战。到底是俄罗斯,出手不凡,到2018年下半年阿萨德政权就已经控制了70%以上的叙利亚领土,内战基本上宣告结束。要是去年没有俄罗斯和土耳其两个国家拦着,估计那时候的伊德利卜省也该被收回了。

那么,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军费来自于哪里呢?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军费主要有三种来源:第一,阿萨德家族与阿拉维派多年积累的“小金库”;第二,俄罗斯、伊朗等国家的援助;第三,阿萨德政权没收反对派的财产。

报道显示,目前叙利亚政府已收复了除库尔德武装控制区以外96%的国土,剩下需要武力夺回的地区仅占约2%。尽管美英法三国近期不断对叙利亚发出军事打击威胁,但叙政府军夺取最后胜利已几成定局。俄塔斯社7日报道称,目前主要参与叙利亚战事的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三国领导人,已在德黑兰举行峰会。预计他们将在会议中最终敲定叙利亚“最后一战”的作战计划、进攻时间和战役规模等要点。

内战虽说已经基本结束,但长达七年内战给巴沙尔留下的却是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摊子。据悉,在过去几年间,叙利亚有大约70%的城市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摧毁。相关机构估计,叙利亚以后的重建资金至少需要4000亿美元。这些都是当前摆在叙利亚政府面前的难题,该如何建设家园,从什么地方获得重建资金。除此之外,叙利亚的许多难民也会在国家稳定之后尽快赶回来,怎么安置他们也是一个大问题。再者,现如今的叙利亚依旧存在着多种不同的政治力量,如何在以后的时间里平衡好这些力量也是巴沙尔需要考虑的一个大问题。

第一,阿萨德家族与阿拉维派的小金库。1970年,老阿萨德发动纠正运动,掌握了叙利亚实权。截止到了2011年,阿萨德家族掌控叙利亚41年。更为重要的是,叙利亚以国有经济为主,实际上归阿萨德家族及其所属的阿拉维派所有。阿萨德家族所属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属于少数派,占到叙利亚总人口12%左右。如果阿萨德政权在内战中失败,那将意味着阿拉维派面临灭顶之灾,逊尼派掌权以后,不会放过欺压自己头上40多年的阿拉维派。所以,不论是阿萨德家族,还是阿拉维派,都在内战中倾尽全力。在内战爆发之前,阿拉维派在叙利亚经济体系中占绝对的主导地位,40多年积累的财富是天文数字。也因此,阿萨德政权才能够支撑7年之久。

因此,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伊朗的支持下发誓解放所有国土之余,也终于可以将目光转向全面重建工作。从9月6日至15日,中东最大和最古老的贸易工业展览会——第60届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举行。这被国际媒体普遍认为是叙利亚迎来真正和平的标志性事件,因为来自48个国家的1722家企业前来参展,他们完全不担心安全问题,只看到了遍布叙利亚的满满商机。

重建资金问题,叙利亚自己只能拿出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可以找俄罗斯老大哥要一些,虽然现在的俄罗斯日子也过得紧,但好歹也能给小弟一点的。毕竟对俄罗斯来说,中东和叙利亚都是很重要的。另外,叙利亚传统的中东好朋友伊朗也可以为叙国内重建贡献一些力量。伊朗是依靠卖石油起家的,怎么说这么些年也积攒了不少的财富。

阿萨德全家福

图片 4

除了这两个老朋友之外,以沙特为代表的阿拉伯国家估计也能够帮到叙利亚一些,因为随着巴沙尔重新掌握叙利亚局势,这些海湾国家从2018年开始就已经对叙利亚表现出来了一些友善。叙利亚国土上的各方势力很难调节,任何一方都不好惹。所以对于巴沙尔来说,最后就是管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了。

第二,俄罗斯与伊朗的军事援助。在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伊朗协调黎巴嫩真主党帮助阿萨德政权。随着内战规模不断扩大,伊朗开始直接派兵,以志愿军的名义参战。伊朗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人员超过12万,每一年耗费近20亿美元,全部由伊朗掏腰包。不仅如此,伊朗每年还会为阿萨德政权提供数亿美元规模的军事援助。俄罗斯在2015年介入叙利亚内战以后也说如此,军费自掏腰包。除此以外,俄罗斯为叙利亚提供的军事装备并不需要提供现金,而是都以叙利亚境内的油气资源作为抵押。在俄罗斯、伊朗等国的援助之下,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才没有破产,继续支撑大规模内战。

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9月6日开幕。

叙利亚内战已经进入到了第九个年头了,在收复了南部和中部的大部分失地后。经过了几个月休整,在俄罗斯空军和伊朗志愿军的支持下。
叙利亚政府军对北部的伊德利卜发动了全面的进攻,目前,已经有了一些进展。
越是到战争的尾声,有时候越不好打。在耗费了大量的弹药和大量的伤亡后,政府军攻占了谢汗洪市。达成了战役的第一阶段目标,往后的进展如何,还有看武装分子的战斗意志有多强,以及政府军的后勤保障能不能到位?有消息说,由于美国的封锁。叙利亚的石油供应出现困难,如果是这样,战局走向就会变得不太好预测了。
我们知道现代战争打什么,打得就是后勤保障。没有了燃料,战机、坦克、装甲车就是废铁一堆。这些是现代战争最基本的火力单元,没有它们的支持政府军的作战能力将会大大削弱。
而且,伊德利卜现在的防守的武装分子。都是从叙利亚各个战场退下来的老兵,作战素养非常高,是政府军的老对手。再着伊德利卜是山区,对于重型武器的使用有很大的限制。武装分子擅长的游击战,在这里能够大展拳脚。
即使解决了伊德利卜问题,还有库尔德人控制的大片地区怎么解决,土耳其成立的安全区怎么办?这些问题都是很棘手的,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第三,没收反对派财产。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反对派武装对叙利亚政府军及阿拉维派非常残忍,大量杀害。与之相对应,阿萨德政权对反对派也不客气。叙利亚是一个穆斯林国家,反政府武装的头目也多为各地的逊尼派领袖,资产颇丰。在与反对派的战斗中,阿萨德政权也不停地抄反对派的财产,以充作军费。据不完全统计,叙利亚内战7年,阿萨德政权没收反对派资产近200亿美元,大大缓解了军费不足的问题。

叙利亚内战自2011年3月爆发至今,已造成超过22万人死亡、伤者不计其数,几百万人无家可归。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更明确表示,叙经济恢复将需要10-15年时间,耗资更高达4000亿美元。由于美国的强力干预,联合国此前已明确表态,不会参与叙利亚的重建工作,更不会提供援助资金。

就目前情况来看:未来的叙利亚,将会呈现三方割据状态——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为界限,分别西部由叙利亚政府控制,东部由库尔德人控制,背后分别是俄罗斯与美国。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

不过叙利亚显然对此从未抱有指望,因为叙内战的爆发,以及延续了这么多年,就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及沙特等海湾国家深度参与导致的。叙外交部长几天前在国际会议上拿出铁证,证实美国仍在通过乌克兰、约旦和一些巴尔干国家,向叛军提供大量武器装备,最近的一次军火援助多达上百吨。

北部边境地区,是土耳其从占领的缓冲区。南部靠近约旦的戈兰高地南段以东,是反政府武装割据地,是以色列的缓冲区美国支持。库尔德武装占据库尔德人居住区美国支持。大部分是叙利亚政府控制区。美、俄的共同敌人,土耳其要与其划清界限,沙特要与其撇清关系。没有人要把屎盆子扣到自己头上。廓清大马士革周围,解决叙利亚与黎巴嫩边界的叛军。叙利亚政府军、德鲁兹武装、黎巴嫩针煮党武装。要走的路比较漫长。叙利亚政府军、黎巴嫩针煮党武装、伊朗革命卫队、部分巴勒斯坦武装。在解决阿勒颇的被围基地组织武装努斯拉阵线的军队期间,在解决阿勒颇被围努斯拉后,将要设法解围基督教马龙派的孤城伊德利卜,肃清阿西河畔的季斯舒古尔伊德利卜阿勒颇铁路以南地区。

欢迎大家讨论,您认为阿萨德还能够统一叙利亚吗?

图片 5

打仗是要花钱的,一般来说,国家内战打到后期,基本上双方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叙利亚不一样,越到最后越是精神,前段时间阿萨德政权刚刚提高了军人的工资,还公开招募之前的反派人员,为恢复家园重建最最后的冲刺。

叙利亚政府军缴获的叛军武器。

特朗普一直声称在中东花费了7万亿美元,其实我们心知肚明,美国的这些钱都用来支持反动派了,长时间的内战,美国人也知道这是个无底洞,很自觉的从叙利亚退兵了。

因此,叙利亚政府在战后重建这一蕴含巨大利益的问题上,理所当然地第一时间将美国、沙特这些有着“血海深仇”的国家首先踢开。至于获得优先权的俄罗斯和伊朗,俄罗斯自不必说,正是他们2015年的果断出兵,才将当时被压缩到2%国土里的叙利亚政府从绝望中拯救出来。伊朗现在则保持每年向叙利亚提供60亿-7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另外,阿萨德家族统治了叙利亚41年,这期间他们积累的财富是巨大的,还有支持阿萨德家族的富豪们,他们都垄断着叙利亚的经济命脉,当初反动派发动内战也是为了推翻阿萨德政权,自己的老巢都快保不住了,要这么多钱干嘛,无论是阿萨德还是那些富豪们,都是倾囊相出,这是军费的来源之一。

对一个国家来说,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那么对现在的叙利亚政府来说,只有用唯一蕴含利益的战后重建将俄罗斯和伊朗两大盟友绑得更牢,才能确保夺回对国家的完整控制权,也才能对抗满含杀机的美英法等国,以及沙特、以色列等域内“敌国”。对于叙利亚政府来说,至少俄罗斯在该国的军事存在,已成为其重要“护身符”。

俄罗斯这些年对于叙利亚的间接性经济援助,也是叙利亚的军费来源。自从俄罗斯2015年直接参战开始,就花费了50多亿美元。当然这还不包含变相支援的军用物质,以及防空导弹,叙利亚20多万军队的装备,基本上都是俄罗斯提供的。作为传统的老朋友,普京对于阿萨德也算是够朋友的,作为回报,叙利亚给予俄罗斯塔尔图斯军港74年的使用权。

图片 6

伊朗的经济援助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之一。伊朗这些年的日子不好过,一直受到美国的打压,但是就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伊朗还是支援了叙利亚100多亿美元,还派出了一万多名革命卫队,在这么多年的内战中,伊朗牺牲巨大。当然作为回报,叙利亚战后重建的工程项目,基本上都给了伊朗。

驻叙利亚俄军。

相对于内战时期的军费开支,对于叙利亚来说,真正花钱的还是战后的重建以及民心的回归,这些才是当权者最应该思考的问题。

当然,虽然叙利亚战后重建投入的资金规模高达4000亿美元,但这笔巨资将从何而来仍是关键问题。叙利亚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区目前不是在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手里,就是被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控制。叙利亚官方通讯社分析认为,仅靠叙利亚自己,以及经济状况欠佳的俄罗斯,难以凑齐如此海量的资金。不过叙利亚领导人已公开表示,包括东方大国在内,不少与美英法等国截然相反的“朋友”,都有意愿也有资金和技术,参与到战后重建工程中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叙利亚内战持续到今天差不多有8年时间之久了,经过8年内战,叙利亚经济陷入瘫痪,国内城市也被打成废墟,但是叙利亚政府军却越战越勇,收复了全国大部分地区。那么,很多人比较好奇,叙利亚整天的打内战,造成500万人为了躲避战乱流亡国外,近600万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从事工、农、商等产业,政府财政收入也没有保障,那么叙利亚打内战的钱是从哪来的呢?

责任编辑:

根据叙利亚官方公布的数据,2017年的财政支出预算大约是52亿美元。假如有一半用于军费开支,那么也就是26亿美元;如果70%用于军费开支的话就是36.4亿美元,这已经是很高了,总体而言军费不是很多。铭苏先生认为,叙利亚的战争资金来源主要有四个渠道:

第一、叙利亚政府的财政收入及原有财政储备资金。

虽然叙利亚一直在打内战,但是不代表叙利亚一点财政收入都没有,随着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地区的不断扩大,政府的财政收入也会增加。此外,在叙利亚内战以前,叙利亚政府所持有的政府资产也是战争资金的来源,比如黄金、外国债券、外汇储备等。

第二、阿萨德家族的财富资金。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老阿萨德掌握叙利亚政权担任总统开始,叙利亚政权一直被阿萨德家族所掌控,以致于叙利亚很多重要的国有企业掌控了阿萨德家族手里,阿萨德家族借此获得了巨额的财富,这些财富足以支撑巴沙尔打8年的内战。毕竟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属于少数派,一旦巴沙尔政权被推翻,那么阿萨德家族将会失去叙利亚政府的支持和庇护,自然损失就会更大,所以阿萨德家族自然全力支持阿萨德政府。

第三、外国援助的资金、武器和物资。

叙利亚内战可以说是一场局部的战争,有很多国家参与其中,其中支持叙利政府的就有俄罗斯、伊朗、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等。而这其中对叙利亚政府支持力度最大的就是俄罗斯和伊朗。俄罗斯不但派出上万人的地面部队,空天军,而且还向叙利亚政府军提供培训、武器、物资等援助,各项援助上百亿美元。而伊朗对同属于什叶派的阿萨德政府也是大力支持,派出十万以上的兵力参与叙利亚内战,同时向叙利亚提供军事、经济援助。这些援助资金及军事力量帮助阿萨德政府扭转了局面。

第四、缴获反对派及伊斯兰国的资金、武器、物资。

叙利亚政府军目前已经收复了全国大部分地区,基本上取得了内战的胜利。那么叙利亚政府军在同反对派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作战的过程中缴获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和物资,这些本来都是西方国家支援叙反对派和伊斯兰国组织的,但最终都被叙政府军缴获。

叙利亚正是通过以上渠道获得了足够的资金和各项物资援助,再加上俄罗斯、伊朗等国家的军事协同作战,才使叙利亚政府军越战越勇,收复了全国大部分地区。也使巴沙尔政府有钱为士兵加工资,向退伍军人购车提供财政优惠支持。

送钱打仗!

叙利亚内战场从2011年开始,已经进行了8个年头。这8年中,叙利亚经济、人口、民生基本打光了,包括叙利亚战前2300万人口,现在单单欧洲难民就有500万,整体难民数量在各个国家达到了800万。叙利亚人口急剧下降,同时叙利亚国内经济生产一团糟,主要的珍贵石油平台都在美国人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力量”和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手里,叙利亚政府军少数几个油田还不够自己使用的。

而叙利亚经济早在战前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国家也是中东少有的缺油、缺电、缺天然气国家。经济水平很一般,军费开支却十分巨大。因为叙利亚政府军军队过于庞大,保守估计叙利亚战前军费每年会达到50亿美元,由于内战爆发叙利亚军队当叛军的当叛军,投降的投降。国家经济设施,比如海尔工业园变成了一片废墟,甚至在2015年时期,美国和法国要动手打叙利亚的时候,叙利亚政府军包括叙利亚总统都已经决定放弃战斗,准备逃亡俄罗斯,因为叙利亚总统能掌控的地区仅剩首都大马士革市内的几个区了。

大马士革都快朝不保夕,就在这个时候伊朗和俄罗斯强势出兵,两国给钱给兵给武器给石油,这才保住叙利亚,并且俄罗斯、伊朗援助叙利亚的力度都是不计成本、不及人员装备损失的。伊朗至少派出了10万大军,俄罗斯至少3-5万大军,这些军事力量由伊朗、俄罗斯自行掏钱。同时伊朗在2019年送给叙利亚大量石油,叙利亚政府军油料也不要钱,在装备、后勤保障等方面都不花钱的情况,叙利亚政府军就是花了点政府军的军饷,而俄罗斯和伊朗还对叙利亚放出了多笔资金贷款,这些都有支撑了叙利亚政府军在战争期间,军费开支没有影响,战争可以继续下去的重要原因。

叙利亚是一个中等国家,地处世界石油天然气最丰富的中东中心区域,经济来源主要靠农业、石油、旅游业。

从2011年,叙利亚政府与叙利亚反对派爆发冲突起,至今有八个年头了。

大家都知道,打仗是最耗银子的事,打了这么长时间内战,叙利亚政府没有被拖垮,阿萨德还在不久前宣布要给军人提高薪水、福利和津贴。

那么,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军费来自于哪里呢?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军费主要有几种来源:

一、来自阿萨德家族及所属阿拉维派

阿萨德家族统治了叙利亚长达41年时间。在此期间,他们掌握着国家的主要经济命脉。

叙利亚以国有经济为主的石油等,其控制权在阿萨德家族和阿拉维派人手中。这使得阿拉维派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阿萨德家族所属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属于少数派,占到叙利亚总人口12%左右,长期与穆斯林派不和。如果阿萨德政权在内战中失败,那将意味着阿拉维派面临灭顶之灾。

所以,不论是阿萨德家族,还是阿拉维派,都在内战中倾尽全力支援战争,这是阿萨德政府军费主要来源之一。

二、来自叙利亚本土经济

叙利亚政府内战开战的前几年,可以依靠国内的积蓄,战略的储备进行战争,叙利亚政府所持有的政府资产也是战争资金的来源,比如黄金、外国债券、外汇储备等。

叙利亚政府在战时将自己的财政全部向军队倾斜,这是一笔不小的来源。

随着大片土地被收复,部分油田掌握到阿萨德政府手中,恢复了少数油田的开采,增加了一定的收入来源。

三、来自国际上的支援

1.来自俄罗斯的支援

俄罗斯这些年对于叙利亚的间接性经济援助,也是叙利亚的军费来源。

俄罗斯自从介入叙利亚内战以后,军费都是自掏腰包。除此以外,还为叙利亚提供军事装备,这些都不需要提供现金支付。

据俄罗斯官方宣布,在叙利亚近两年花费了50多亿美元。当然这还不包含变相支援的军用物质,以及防空导弹。

叙利亚军队的装备,基本上都是俄罗斯提供的。作为回报,叙利亚政府给予俄罗斯塔尔图斯军港74年的使用权。

2.来自伊朗的支援

来自伊朗的支援不容忽视,这是叙利亚政府军费来源之一。在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伊朗协调黎巴嫩真主党帮助阿萨德政权。

伊朗虽说这些年一直受到美国的打压,经济条件并不好,但是伊朗还是支援了叙利亚差不多100多亿美元,还派出了一支革命卫队作为支援。

这支革命卫队的军费耗资每年达20亿美元,全是由伊朗自费的。当然作为回报,叙利亚战后重建的工程项目,基本上都给了伊朗。

四、部分来自没收的反对派财产

叙利亚内战爆发以后,在与反对派的战斗中,阿萨德政权也不停地抄反对派的财产,以充作军费。

据不完全统计,叙利亚内战7年,阿萨德政权没收反对派资产达200亿美元左右,大大地缓解了军费不足的问题。

虽然叙利亚内战给这个国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如果阿萨德政府将财政收入向战争倾斜,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再加上俄罗斯和伊朗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间接给叙利亚政府军提供了军费支持;

最后就是来自阿萨德家族及其阿拉维派富豪的支持,以及对反动派武装财产的没收,以上这些就是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在内战中坚持这么多年的重要保障。

题主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叙利亚内战8年,不论是俄土叙,还是美沙法,别看各方势力跳上蹿下你死我活的不亦乐乎,最终都是要“钱”的命的。打仗打的就是银子。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比如库族武装等,两个肩膀抬个嘴,当然是美国与沙特出钱出枪出粮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共花去了7万亿美元,花哪儿了?大多支持反政府武装了,当然沙特买单的也不少。这是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所以特朗普不想再烧钱,于是撤军了;那叙利亚政府的军费从哪儿来?要知道自内战爆发后,狼烟四起,家园被毁,700万难民逃往世界45个国家和地区,占了叙利亚总人口的近1/3。叙利亚又被国际制裁,支柱产业跨塌,石油一桶也卖不出去,旅游业停滞,经济几近崩溃,货币里拉一贬再贬,2000面值的新纸币去年已开始发行,50里拉约合1美元。叙利亚政府虽然实行了战时经济(政府管制与供给),但百姓还是在死亡线上挣扎。20万政府军队的开支是一笔天文数字,最近阿萨德总统又给军人们涨工资加福利。那钱哪儿来的?叙利亚政府的军费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叙利亚阿萨德家族与阿拉维派富豪们的战时捐助。

阿萨德家族几代人已经经营叙利亚上百年了。叙利亚国家的财富其实就是阿萨德家族的。他们积累的财富有的存入了外国银行,虽然部分被美国冻结,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都革他们的命了,这个时侯不拿出来更待何时?叙利亚为何爆发内战?说到底就是为了推翻阿萨德家族的统治。与阿萨德家族亲近(寄生关系)的阿拉维派富豪们,几乎垄断了叙利亚的经济命脉,富的流油,他们居聚在沿海的富人区或大城市,成了复兴党内一支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支持叙政府,就是自我救命。据英国的一家媒体报道,7年内战中,他们支持了政府5万亿里拉(相当于1千亿美元)的军费。

二是俄罗斯间接支援了200亿美元。包括武器弹药、军用粮食、药品以及人道主义救助等等。

俄罗斯与叙利亚是传统老朋友。俄罗斯自2015年直接参战以来,自己在3年时间里花去了50亿美元的军费。而变相支援叙利亚的军用物资不计其数。包括S200、S300等防空导弹,叙利亚20万部队的装备,几乎清一色是俄罗斯包配的。武器弹药那也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天上掉馅饼的事当然没有,那俄罗斯得到啥回报呢?除了巩固了自己在中东的势利外,还获得了塔尔图斯军港至少74年的使用权,而赫梅明空军基地更是无限期的租用(其实是无偿用使)。

三是伊朗大无畏的革命支援100多亿美元,出人出力,牺牲巨大。

叙利亚内战中,伊朗始终坚定地支持阿萨德-巴沙尔政府,不但派出了1万名的革命卫队骨干,还招募了10万名什叶派民兵。伊朗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承受着空前的压力,危难之中见真情。仅这10万名募军的吃喝拉撒开销得多少钱?不用说以色列时不时地导弹轰炸了。那伊朗付出了这么多,除了自身战略的考量与宗教因素外,也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垄断了叙利亚的战后重建的电力与基础设施建没,比如公路修建等等。

打仗穷有穷的打法,富有富的打法,这一点在叙利亚战场表现得尤为明显。巴沙尔和叙利亚反对派的士兵有一杆枪就能打仗;而美国大兵不仅全副武装,还要随时召唤空中打击,才能勉强战斗,这两种打法的军费消耗是完全不同。截止到目前,参与叙利亚战争的各方都没有公布具体的军费开支数额,不过各方花费的大数,通过一些相关数字还是可以推算出来的。

叙利亚方面

七年的内战几乎将叙利亚几十年积累的社会财富消耗殆尽。对于巴沙尔来说,这场战争事关生死存亡。从2011年以来,叙利亚财政支出的绝大部分都花在了军费上,根据2017年叙利亚公布的财政支出数据,每年明面上的军费开支大约是50亿美元。更何况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叙利亚政府军的军费开支并不完全来自于财政支出,掠夺和抢劫反对派支持者的财富也是补充军费的重要方式。当然在战争最困难的时刻,反对派武装兵临城下,巴沙尔政权连每年50亿美元都收不上来了,许多财政开支还要依赖于俄罗斯和伊朗的财政援助和临时贷款。阿萨德家族面临国破家亡的生死关头也拿出了不少积蓄。不过随着叙利亚政府收复代尔祖尔采油区,这些白条欠款还是有希望还上的,巴沙尔花费的积蓄也能加倍收回来。

俄罗斯方面

根据俄罗斯官方公布的数字,从2015年介入叙利亚内战之后,俄罗斯总共花费了50亿美元左右,这一数字当然不包括俄罗斯对叙利亚的军事援助和财政援助,既便如此这一数字也存在明显的低估。根据俄罗斯国防部今年8月公布的一份宣传视频,俄罗斯在叙利亚内战期间最多曾经出动过434名将军和25,738名军官,总共进行过超过39,000次空袭,并杀死了多达86,000名“武装分子”和830名领导人,消灭了大约121,466个“恐怖主义目标”。从这一系列数字看,俄罗斯三年花费50亿美元,明显有遮掩的嫌疑,可能是俄罗斯没有把空袭使用的库存弹药统计在军费开支内的缘故。不过就算俄罗斯真的像西方媒体所说的那样,三年花费了超过200亿美元,对于世界第一大产油国而言也不是什么沉重的负担。最重要的是,俄罗斯这笔钱花的很值。一是叙利亚就像俄罗斯武器装备的试验场和活广告,想想试验费和广告费也是要花钱的,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消耗就不算多了。二是随着叙利亚内战以俄罗斯和巴沙尔一方的胜利,接下来俄罗斯的开支都可以在叙利亚重建中逐渐收回来,并取得丰厚的回报。俄罗斯的花费就像一笔风险投资,而且是成功的风险投资。

美国方面

美国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公布在叙利亚战场的花费情况,可能因为实际的花费相对于美国每年7000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实在太微不足道。不过美国在叙利亚军费开支的绝对数额还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可以通过一个方式估算出来。2015年时任美国副防长鲍伯·沃克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驻阿富汗美军每人每年消耗军费超过550万美元。考虑到叙利亚战场没有阿富汗战场战事激烈,同时也不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按驻叙利亚美军每人每年消耗200万美元计算,2000美军也要消耗超过40亿美元的军费。这一数字还是比较客观的,在今年4月美国对叙利亚发动了一轮规模不大的空袭,事后统计仅消耗的导弹就价值1.2亿美元,如果算上美军军舰和军机出动的费用,这场空袭行动可能总共消耗了超过3亿美元。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沙特等海湾国家愿意出20亿美元邀请美国继续在叙利亚驻军,而特朗普坚持要从叙利亚全部撤走的原因。

不过叙利亚、俄罗斯和美国在叙利亚内战中的花费也证明了一个道理,战争有的时候并不是由金钱多少决定的。同样花费不少的美国人,钱都打了水漂,而叙利亚和俄罗斯的花费却起到了实实在在的作用,高下立见。

虽然叙利亚现政府一直处于内部战乱不断、外受西方制裁的局面,但叙利亚现政府并非没有经济来源。首先,叙利亚政府始终控制着一部分重要地区,这部分地区进行的各项生产能够为叙利亚政府提供一部分资金,特别是石油生产更是其中的重要资金来源(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石油产区的争夺同时也是引发叙利亚政府和各反对派之间矛盾的关键诱因)。其次,叙利亚政府虽然遭到西方国家的严密封锁和制裁,但其从外部获得支援的渠道并未中断。由于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始终对叙利亚政府保持支持态度,因此在财政上为叙利亚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援助。同时,俄罗斯和伊朗还为叙利亚提供武器装备和人员培训,并直接派作战部队协助叙利亚政府军,这能为叙利亚政府方面节省很大一笔军费开支。此外,叙利亚在老阿萨德执政时期积累颇丰,虽然比不上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等石油富国,但仍算是家底殷实,这为叙利亚政府进行持久战奠定了物质基础;而阿萨德家族自身也拥有一定的财力,也能转化为叙利亚政府的财政来源之一。总体来说,叙利亚政府财政情况不算好、在军费方面更需要精打细算,但还远没落魄到无力继续对抗反对派势力的程度。况且,叙利亚各反对派的财政状况恐怕还不如叙利亚政府,在中东这个各方势力“比烂”的地区,叙利亚政府也确实更有坚持到最后的能力。

从2011年内战爆发伊始,到如今已经是2019年了,8年的时间过去了,叙利亚内战已经持续了8年之久,至今没有完全结束。

旷日持久的战争,对于叙利亚这样一个国土面积不是很大(15.52万平方公里),人口不是很多(战前2200万左右)的国家,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城市和村庄被摧毁,大量的叙利亚国民流离失所。据统计,有1/4的叙利亚民众沦为难民,接近500万的叙利亚成批的涌入欧洲各国。

大家都还记得2015年那张震惊世界的照片,一个名叫艾兰·库尔迪的叙利亚难民,年仅3岁,因为偷渡的轮船超载而翻船沉溺,尸体漂流到土耳其海滩。

可以想象,在战火的摧残下,叙利亚的经济体系早已崩溃。炮声一响,黄金万两,战争就是一只巨大的吞金兽,那么经济体系早已崩坏的叙利亚政府军费从和而来?

阿萨德家族及其追随者掌控叙利亚四十年,肯定是有一些积蓄的。不过,这点积蓄根本不足以支撑叙利亚8年的内战。

叙利亚经费的最大来源,恐怕还是来自别国的支援,不论是叙利亚政府军还是叛军,都是如此。

叙利亚内战,并非单纯是内战这么简单。小小的叙利亚,早已沦为美俄两个大国博弈的棋盘。

叙利亚政府军的主要支持者,是俄罗斯和伊朗。这两个国家不仅给叙利亚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装备援助,还直接派兵参加了叙利亚内战。比如说叙利亚军队装备的TOS-1A喷火坦克,便是出自俄罗斯的援助。

俄罗斯站在叙利亚政府军一边,而美国自然是站在对立的一方了,选择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美国向来打着民主与人权的幌子,自诩为世界警察,对世界很多国家的内政指手画脚。阿萨德家族的独裁统治,自然是给了山姆大叔借口。

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国家,估计还有很多国家在暗中出手,或支持叙利亚政府军,或支持叙利亚叛军。

失去石油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之后,叙军的军费已经不存在了。实际上叙利亚政府军在内战爆发之后就基本没有发过任何军饷,而从外国购买武器装备也基本是靠贷款进行,虽然贷款方与叙政府都深知叙暂时没有能力偿还债务。

叙政府军士兵

目前依然在叙军中服役的士兵除了认为自己需要为祖国统一、民族存亡而战的士兵之外,其余士兵大多数都是强制入伍或反对派投降过来的,而拒绝入伍除了会遭到很严厉的刑罚之外,还会被送到最危险的部队服役。

在叙行动的俄军宪兵部队

因此这些既领不到军饷又不想当兵打仗的士兵就很容易出现开小差或叛逃情况,在解放东古塔的作战中叙军部分部队就出现了抢劫当地居民的事件,然而穿梭在叙军各部之间的俄军宪兵目前帮助叙军维持战场纪律,才避免叙军内部出现进一步的混乱。至于战场的另外一边,反对派和库尔德武器的金钱和武器几乎都来自外国援助。

叙利亚从俄罗斯“购买”的“铠甲S1”防空系统

叙利亚打仗打那么多年,半个国家都打没了,军费是从哪里来的?

叙利亚内战已经自从2011年年初到现在,已经有快八年事件了(现在是2018年年末),而叙利亚局势的复杂性是难以想象的。分布着各大势力,有叙利亚政府、叙利亚各大反对派、美国军队、俄罗斯军队、伊朗军队、土耳其军队,以及在初期做大到、后来俄罗斯出兵后逐渐消亡的ISIS(伊斯兰国)等,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国际战争,牵动着各个大国的利益和整个中东的局势。按理说,打了那么长时间,战争又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行为,叙利亚政府早就该财政枯竭、民穷财尽了,怎么样能撑起来这“八年抗战”呢?钱从何来?

这其实回到一个具体的战争问题,战争应该怎么打?如扛到最后的问题。正所谓“穷日子穷过,富日子富过”,最终拼的是信念,正如当年我们的抗战,有多么艰苦困难,不依然扛过去力了吗?而叙利亚政府也是如此,叙利亚政府每年的军费开支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大,不是所有的军队都像美国打战一样那么土豪,一场战争能够消耗上万亿美元,2017年叙利亚政府的财政预算只有50多亿美元,所以靠着叙利亚政府拥有的资源足以应付战争消耗。

具体解析叙利亚政府的军费来源:

1、外国援助。

叙利亚两大金主分别是俄罗斯和伊朗,他们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源源不断向叙利亚政府送。据悉俄罗斯从2015年下半年以来,援助叙利亚总金额超过100亿美元,而伊朗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已经援助叙利亚超过150亿美元,可以说俄罗斯和伊朗是不遗余力帮助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在所有的中东国家中还是比较幸运的,想一想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下场就知道了。

2、阿萨德家族的财富。

巴沙尔是阿萨德政权的第二代领导人,第一代领导人哈菲兹·阿萨德(老阿萨德)在上个世界70年初通过发动政变掌控叙利亚政权,至今为止,阿萨德家族掌控叙利亚政权近半个世纪,积累的财富也是难以想象的。根据叙利亚反对派公布数据显示,阿萨德家族拥有财富超过1000亿美元,不过由于是反对派,数据可能不真实,甚至有夸大之嫌,加上战争破坏损失一部分,但500亿美元的财产还是有的,光是阿萨德家族的财富都能让叙利亚政府维持了不少年。

3、战争缴获。

叙利亚政府一度面临倒台,但在俄罗斯帮助下起死回生,并且逐步打败反对派,从新获得地盘的控制权,这些地盘中有很多产粮、产石油的地区,再次被叙利亚政府控制必定会加强政府财政。而且很多叙利亚反对派的被打败后,叙利亚政府军缴获大量的军事物资,这些军事物资很多可都是境外的援助,如欧美国家、沙特与阿联酋等海湾国家,所以叙利亚政府到后期是越打越强。

以上就是“大正”对于该问题的看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